·  新闻资讯 分类

著名学者范子烨再谈蔡文姬:她是苦难的亲历者

发布时间 : 2019-12-21 06:49    点击量:

  (记者 高凯)“蔡文姬不是年代磨难的旁观者,而是亲历者,她既亲眼目击了年代的磨难,自己更是年代磨难的一部分,所以她的体会比任何人都殷切,我以为一首《悲愤诗》在表达社会现实方面压倒了建安年代的一切诗篇著作。”闻名学者范子烨日前在北京的一场文学活动中直言,“咱们的文学史关于蔡文姬的描绘点评的是不到位的。”

  大型文学系列讲座“名家讲经典”第十九讲《在华夏与草原之间——蔡文姬的人生、歌诗与音乐》近来在十月文学院举行。

  讲座约请了闻名学者、我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、我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文学系教授、我国古典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范子烨。讲座从蔡文姬的传奇人生、代表诗作《悲愤诗》、音乐家和女诗人的两层身份这三个方面,为听众展示了一段年代的隐痛,弹奏了一曲年代重压下女人命运的悲歌。

  蔡文姬,名琰,蔡邕之女,博闻多才且擅乐律,是我国汉魏时期出色的文学家、音乐家、诗人。早年丧夫归家,后又遭遇浊世,被匈奴王掳掠至塞外,生活了十二年之久,直至曹操以重金换回,才得以回归华夏。

  不同于建安年代大多数的诗人,蔡文姬不只是年代乱离的亲历者、旁观者,更是年代乱离的蒙难者、接受者。她个人的悲苦命运,是整个年代的标志;她以共同而深化的生命体会写就的诗篇,是对整个年代隐痛的表达。她的五言体代表诗作《悲愤诗》,是以血泪凝集而成的艺术名作,后被唐人演绎成了闻名的古琴名曲《胡笳十八拍》。

  范子烨当日主要从三个方面临蔡文姬进行深化而全面的解读:一是生平阅历,二是五言体叙事长诗《悲愤诗》,三是音乐成果。在草原文明和农耕文明由抵触走向交融的视角下,讲座从头阐释了蔡文姬的特别文明含义。

  范子烨表明,“蔡琰有她的文学特质和文明特质,她是诗人,也是琴人,现存她的著作是《悲愤诗》二章,正反映了她的这种两层文明特点。前一首诗是长篇五言叙事诗,是徒诗,咱们最了解的那篇,它不入乐的,朴实吟读性的诗篇,后一篇归于骚体抒情诗,入乐的楚调歌诗,是蔡文姬的琴曲歌词,她作为琴人边弹边唱的歌词,这篇著作是汉魏年代一曲惊风泣鬼,震古烁今的悲歌。”

  范子烨以为,“蔡文姬目击了国际的战争与和平,阅历了人世的血泪与欢歌,她的美愈加丰盈愈加朴实愈加静穆。由此,她也成为东方诗国的一个永久的艺术形象。”

  范子烨指出蔡文姬的创造真情极切,天然成文,首要表达的是一种真情,写的著作十分天然,这种不同于建安诗坛主体文风的风格,恰恰是由蔡文姬完成的。

  范子烨直言,“令人感到吃惊的是,咱们的文学史关于蔡文姬的描绘点评的是不到位的。”对此他以为,主要原因在于“由男性占主导的文学史观”,“进行文学史书写的主要是男性作家或许男性的文学批评家,因此在传统的我国社会傍边不行能给女人作家以太高的位置。比方六朝时期的史论家锺荣的诗品傍边,个别位置最高的是曹植,曹子建,里边也有女作家,现已很不简单了,可是蔡文姬榜上无名,其实她的著作写的十分好。”

  作为北京出书集团十月文学院的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,“名家讲经典”系列讲座自2017年4月开办以来,以“名家讲堂,老少皆宜”的方式,每期从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精选出一部名作,约请闻名专家学者、作家、文艺家,以深入浅出、靠近群众的言语,细腻解读作家和著作的艺术成果和精力内在。(完)

Copyright © 2018 龙虎倍投龙国际娱乐-龙虎倍投 All Rights Reserved